捐赠平台
 

 

  在线捐款:  
   
  银行捐款:  
  开户银行: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西翠路支行  
  户    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账    号:320756027856  
  邮局捐款:  
  单位名称: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彰化路9号中扶国际4层  
 

邮政编码:100097 

 
 

备    注: 收款人姓名只填儿慈会全称,其他内容可填入附言一栏中

 
  缴费易:  
 

点击查看缴费易终端地址

 

月捐:

点击月捐
 

 

 

联系我们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彰化路9号中扶国际4层
  • 邮政编码:100097
  • 电 话:010-51660112
  • 传 真:010-51660112-400
  • 电子邮箱:ccafc@ccafc.org.cn
  • 【求助】点我填写申请表
  • 儿童紧急救助电话:400-006-9958
  • 媒体报名:zhulingfang@ccafc.org.cn
  • 企业寻求合作请加微信
  • 官方微博:@中华儿慈会
  • 官方微信:ercihui

   志愿者团队
“回家的希望”项目执行薪火基金会毕节走访实录
发布日期:2013-06-24
2013年2月25至28日,贵州薪火基金会志愿者刘红、李煌、王邦会等,走访了2011年贵州毕节地区部分解救儿童,现将走访情况报告如下: 本次儿慈会提供的名单涉及15名儿童,大部分属毕节地区。其中毕节、大方、黔西一带5名;纳雍4名;金沙3名;威宁1名;盘县1名;另一名情况不详。由于分布地域较广,且需要经验的积累,本次我们选了交通相对方便的前5名来走访,他们是:毕节市大新桥镇的燕熙、田坝镇的李玉雪、大方县长石镇的丁杰、郑绪煌、黔西县的蒙麒麟。 这次走访的主旨是将儿慈会的关怀带给这些儿童;了解他们的现状(包括生活学习与心理),还要了解儿慈会补贴的每家三万元善款的用途。 【郑绪煌】 5名儿童中郑绪煌的父亲郑鹏已带着他到贵阳观山湖区打工,我们先从他家开始。25日,我们来到郑绪煌的家。 郑绪煌2004年出生,2009年在贵州毕节丢失,2011年找回,当时在杭州被人贩子丢弃后由两位老人从福利院收养。去年两位老人还来看过。郑绪煌有一个哥哥,已11岁,上小学。郑绪煌也在一民办小学上二年级,每学期学费有点高(700元)。爸爸在贵阳西南家居城打工,干搬运工,每月平均有两至三千元的收入。妈妈在家照料孩子。租住在家居城不远的一套民居,收拾得干净整洁,设施也比我们见到的其他家庭要好些。郑绪煌的爸爸郑鹏说,孩子是2009年在老家爷爷奶奶身边丢失的,他现在再苦再累也要将两个孩子带在身边。 郑绪煌看上去健康好动,但对我们话不多,较腼腆。学习成绩不太好。这可能与学校的教学质量有关。妈妈没读过书,学习上起不到辅导作用,爸爸答应以后多关注他的学习,辅导他一、二年级没问题。 据郑绪煌的父亲郑鹏介绍,善款已用完,主要用来还债(找孩子时借的钱),郑鹏心脏手术,也用了一部分钱。 2月26日,我们乘长途客车前往离贵阳200多公里的毕节。 【燕熙】 燕熙家在毕节大新桥办事处小河村,电话联系后燕熙的外公来毕节接我们,又叫了燕熙舅公的车子接我们去家里。车行大约20分钟就到了。燕熙与妈妈、外公、外婆、祖公婆(外公的父母)住在一起,家里正在建筑一栋新房,就在原来的院子里,所以院子显得略窄。 燕熙之母燕红霞未婚生子,男友完全不承担责任,抛弃了她们母子。燕熙四个月时被人深夜从家中偷走。家人次日察觉报警,四处寻找,47天后燕熙被人送到派出所,说是在医院捡到,孩子心脏缺一块。家人怀疑此人与偷孩子的人是一伙的,但苦于无证据。 燕红霞父亲承包了一个采沙场,母亲也在沙场打工。舅舅们在跑运输。爷爷奶奶仍健在。燕红霞无职业,在家带孩子。燕熙看上去健康活泼,是一大家人的宝贝儿。 善款使用情况:找孩子时用了一些钱,孩子找回来后发现心脏有问题,治病用去了一些钱,还剩一些,准备为燕熙在毕节城内申请廉租房(要先交3-4万元)。 【李玉雪】 李玉雪家在离毕节50公里外的田坝镇,算了一下时间,当天去已赶不回毕节。我们盘算27日一清早去,中午赶往大方县长石乡。 27日,在毕节老客车站,从七点过等到九点过,才来了一部车,并且等到了十点过也没有发车的迹象。我们电话联系李玉雪的父亲李琳,本来想说如果车再耽搁下去,我们就不去他家了。但李琳热切的情绪使我们没说出口。 十点半,车终于发出了,十二点过,到了田坝镇。到李玉雪家还有几公里,李琳叫了弟弟李超骑了摩托来接,并且叫上了另外两辆营运的摩托。摩托在盘山小路上跳跃前进,半个钟头后到达李玉雪的家,一栋小屋有些孤独地立在村口的山上。屋内逼仄杂乱,一个缺乏女主人的家。 李玉雪的叔叔李超在路上讲述了这个家庭的不幸:李琳兄弟姐妹八个,李琳行四,哥哥姐姐勉强上了学,到李琳时,家里实在供不起。所以李琳没上过学,从小放牛。李超是最小的,也上了学,并在外面打工十多年。李琳没文化,一直在家务农。婚后生育了四个子女,李玉雪行二。2010年,玉雪母亲在为家里建房拉沙时遇车祸身亡,不到一个月,玉雪在上学路上被人强行带走。家人齐心合力追寻。李超也从外地赶回帮忙寻找。 贵阳,温州,安徽,历尽艰辛。一年后(2011年)终于得知李玉雪被人贩拐到安徽,家人追踪、蹲守查实后迅速告知公安。幸得公安马上出击,当场抓住人贩,解救了玉雪。玉雪今年十五岁了,回来后仍回小学上课,现在才读六年级,由于耽搁,在学校年龄偏大。弟弟都去田坝镇上中学了,她与小的妹妹在小学读书。不过,经历劫难的玉雪显得格外懂事,一直甜甜的笑着,但鲜有言语。 玉雪的家很小,外屋客厅兼餐厅兼厨房兼杂物间,里屋用家具隔成了两间卧室,我戏称为“男生寝室”“女生寝室”。 当问到善款的使用情况,老实木讷的李琳笑嘻嘻地说,找孩子用了一些,剩下的存起来了。在说到今后的打算时,他信心十足地说,他准备贷款发展养殖业(他擅长养牛)。我们鼓励小玉雪好好读书,将来成为有文化的人,她乖乖地点头,甜甜地笑着。 怕耽搁摩托师傅做生意,也怕赶不到下一个目的地——大方县长石镇(丁杰的家),我们没待多久便告辞了。回到田坝镇,赶紧坐了一个小面的回毕节。由于高速公路出了状况,毕节客车站内滞留了许多旅客。 打听了一圈,幸运地发现,往大方的路是通的,有直接发往长石的车,我们居然搭上了最后一班车(平时三点半收班,现在四点过了)。 【丁杰】 长石距毕节有100多公里,下午19点,终于到了。我们又累又饿又脏,就决定先电话联系丁杰的父亲丁昌勤,告知明天上午再去拜访。没想到,丁昌勤用摩托带了丁杰连夜赶到小旅店来看望我们。小丁杰长得乖巧漂亮,并且出奇的随和。要他过来挨我坐,他便乖乖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这让人有点意外,也不知是不是他的特殊经历使然。丁昌勤说,他以前调皮得很,话也多,回来以后就老实了许多,话也少了。丁昌勤兄弟五个,他行五,现与父母住,家就在长石不远的一个村,走路只要半个钟头。他以前在外面打工,学了挖机驾驶。儿子丢失后回来守着,不会再离开了。现在有老板包月雇他驾驶挖机,每月3000元。明天一早要走,怕见不到我们,所以连夜赶来。儿子三岁时丢失,9个月后才找到,一直在人贩手中未卖。是老魏寻人网的魏纪中找回来的。现在在镇里上幼儿园,在班上与老师同学都相处不错。他走失的时候,妈妈正生弟弟,现在弟弟也快两岁了。 善款一部分用来还债了,还剩一些准备下月为丁杰办个生日宴会。丁杰走失时,他们家曾许愿,如果找回来,就要办个宴请全村人的酒席。这是当地风俗,现在家里围绕着这件大事在作准备。 交谈中,我们的晚饭上来了。叫丁杰与我们一起吃,他顺从地点点头,拿起碗筷乖乖地吃将起来。告辞时我们对他说,明天去你家,你妈妈不认识我们,你要负责介绍哦。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他的乖巧听话与随和真让人难以置信。 第二天,2月28号,我们顺着昨晚丁昌勤说的方向走,丁杰妈妈来迎。她是背着小儿子来的。说丁杰还在家睡觉。 半个小时,一个开满白色李花的小村庄,我们来到丁杰的家,一栋不大但亮丽的民居座落在李花环绕的农家小院中,白色的磁砖与大红的春联使这个家看来喜庆而蓬勃。丁杰的爷爷说房子是为了给丁杰办那个许愿的生日庆典而向政府申请款项,用新农村建设的补贴重新修葺的。他在这里开了个小卖部,生意还不错,顾客都是村里的乡亲。今天丁杰的奶奶到镇里卖菜去了,他刚帮她把菜背到镇里才回来。 唤醒了丁杰,他还是那么乖巧,起来自己到院子里洗脸。但与昨晚相比,更真实了一些,看到弟弟坐在花台上,他用方言大声斥责弟弟。 丁杰家出来,我们赶紧回到镇上,去赶前往大方县城的车。运气不错还没走到车站,在街上就遇到了一辆揽客的车,省了不少时间,两个钟头后,到达大方。接着坐上了去黔西的车。一个多钟头就到了,蒙麒麟的家在这里。 【蒙麒麟】 蒙麒麟家就住在黔西县城老街上,这里原是医院和法院的所在地,现在随着县城的改造,医院和法院都搬到新城去了。这里只余下一条破败的街。麒麟的外婆在这里开了一家旅社,生意因此一落千丈。一栋两间的门面本是房屋的第二层,道路提高后被埋了一层,后来在上面又加盖了一层。 麒麟的妈妈早年外出打工,不知遭遇了什么,精神失常了回来。爸爸也不认他们母子了。母子俩的生活全靠外婆照料。麒麟被拐也是由外婆顺着线索不懈追寻才找回来的。找到时麒麟已卖给浙江一老板9个月了。老板做石材生意,自己有两个女儿,对麒麟很好。事后也来过。麒麟外婆也有意将麒麟交对方养,那边的生活学习环境好得太多。但双方因钱的问题,一直谈不拢。而且对方有一个条件让麒麟的外公外婆难以接受,就是过去后这边的人在6年内不能去看。 现在麒麟仍叫对方“爸爸”“妈妈”,仍记得那边的方言,也愿意过去。 麒麟今年八岁,上一年级了,身体健康,是我们见到的最无心理阴影的孩子,恣意在外婆面前撒娇,与我们也毫无隔膜。但学习成绩不太好,学习习惯也未被家长重视。 善款用于还债。现在麒麟和母亲吃低保,每月分别一百多,外婆仍在为此奔波,希望能提高一些,没有被拒绝,但也没有结果。 至此,本次计划探访任务完成。由于居住分散并部分在偏远农村,这次行动时间及经济成本较高。不过儿童们也基本正常成长,善款也用到了该用之处。 (薪火基金会志愿者 刘红)